K’!!在家呆了一个月。希望能够找到他心中的目标和场所,每个人都有心中的枷锁,阿门。下面是他的两篇摄影作品,上篇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下篇为前浪死在沙滩上

长江后浪推前浪
桂林小学
临江桂林小学

桂林小学
Well done! 家里的天空还是很蓝的
Read More →

中午时分得知今天是位于谭头的谭公爷的开光日,也就是他的搬迁到新居的日子。如前面所说,这个“百公”在临江镇人民(至少是下半镇)心中是很灵的,经过人们的“艺术”加工,关于谭公爷的许多事迹都由于似乎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临江小镇上一般,一千个人心中或许就有一千个模样的谭公爷。总之,在他乔迁新居之日,保留一点恭敬之心是必须的。因此,俺也用他房子里面的打火机点燃了六炷香,然后用嘴吹灭了燃起的火焰,三支插在里面的香炉中,三支插在外边的炉盘中。可惜的是,外面的那个炉盘是破的,估计给鞭炮给打烂了。对照一下这个“烧香拜佛的某些注意事项”,不免冒一阵冷汗。另外我竟然不敢正面对着里面去拍张图片,而在这里却是吊儿郎当的语气,不免让人感觉具有人格分裂+反思反思的反思症状。

上午已经举行了隆重的迁居仪式,从周围的鞭炮纸屑堆积程度可以看出。在那里逗留期间,还可以听到许多过往的车辆鸣号通过,也有人停下走上来烧炷香。谭公爷的新居其实也不大,大概30平米左右,新居的位置就在旧居上后面,旧居旁边修了一条简易水泥路通到上面去。新居里面供奉着微微笑着的老爷爷和显得年轻的老奶奶,我想这应该是谭公爷两夫妻吧,可惜不记得之前他的旧居里有没有他“妻子”的造像。新居对联写着:神灵扶佑兴万民,仙气慈惠旺子孙;横批:神恩浩荡。而旧居对联为:谭爷显灵扶百姓,公德神力荫苍生。

话不多图来补:

谭公爷
谭公爷新居

谭公爷
谭公爷旧居(上个月拍摄)
Read More →

前天得知阿婆得了肠胃炎在镇医院打吊针,因为时间长,躺在病床上才比较合适。我刚进去病房的时候,看着病床上的奶奶,一时间竟然不敢相认,如果不是一眼看去知道病房内只有阿婆一人,估计还要等眼花好了才走上前去。看着满脸平静的阿婆,才发现她脸上的寿斑比想象中的要多,也只有这时候才知道,好久都没有仔细瞧瞧她了,也好久没有放出一大段时间好好的跟她聊天。印象中,她一般都是笑眯眯的,不停的嘱咐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

开始的时候两人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或许这是家族的遗传也不定。过了一个多小时,来了一位相熟的伯父,阿婆的话匣子就马上打开了,在我面前展开了临江人民曾经的生活画卷。儿时的趣事,公社化的荒唐事,三年灾难的往事,子女的憨事,娓娓道来,丝毫不乱,我只有听的份。真是后悔当时没有带着可录音的MP3,只能靠回忆记起她说的一些事情。

今天,同学告知谭公爷“新居”落成。这个谭公爷就是这里所说的“百公”,因此专程去看了一下。回来后有件事情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就是我应该更大范围经常的将发生在家乡的事情记录下来,毕竟读书在外多年,这里的一草一木已经不是孩提时候的模样,那么尽可能的记录下这里发生的事情,可以在做爷爷的时候不会忘记生我养我的家乡是什么般景象,又或者那个时候的声音和笑容,那个时候的青山绿水(现在已经很难找到)和风俗人情。所以,在这里开通这个新的分类以便做个记录者:家乡记事|Hometown。同时也会在尽可能多的通道里让同学、老乡、朋友以及临江的兄弟姐妹知道我的初衷,邀请你们来说说自己所知道所听到所看到的家乡事。其实题材不限,从腊肉的制成到一条村路的修整,从村头小牛的出生意义到村尾小猪销售情况,从寻找祖先的寻根之旅到学校教学楼扩建都值得记录。我以为不需要金庸笑傲江湖的笔功,只需做一个忠实的记录者足矣。如有可能,将会将这个分类独立出来放到对应的临江人新域名和空间去。

幸好奶奶的病没有什么大碍,现在只是精神不振,应该很快会好起来。仅以此献给爷爷和奶奶。

谢谢。

水自流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于临江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