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祝贺Huang Juncheng同学今天通过华南理工研究生论文答辩,真是可喜可贺啊。另外Gu Jinbao同学似乎在办理离校手续,又一个研究生啊,这样以后合肥就少了一个点了。不管怎么样,恭喜恭喜。

Previously on Yongliu in Beking:
第一天永流来到北京天安门,满心欢喜;在那里他遇到了CM,相约一起去故宫和长城,晚上入住北平国际青年旅舍
第二天永流办完正事后发现CM买错车票,他们改变计划直奔长城未果,只得转道清华北大。晚上CM回哈尔滨。

The following take place between 12:00 a.m. and 08:30 a.m. at May 15, 2007.

上回说到永流在研究第三天的路线,主要是上网看看有那些tips。大概到凌晨一点的时候,同住一个房间的Lu Xin回来了,得知他也要去长城也要去看升旗,两人就组成联军。永流大概说明了一下计划,LX就说有永流作主,他跟着就可以了。永流虽然笑着说那怎么行,心里却知道这个让人跟着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网页上网友的体验记录并不代表真到了那个地方环境都一样。计划是这样的:早晨四点起来去看升旗,应该四点半到达天安门广场;然后坐地铁到积水潭下车,再去箭楼那里坐919快车去长城;八达岭长城下来后,根据实际情况去居庸关,又或者直接去明十三陵。说完这些,大概都两点了。跟旅舍服务人员约好凌晨开门后,就匆忙赶去睡觉。

按计划起来,早晨天气温度比较低,永流考虑再三,最终没有带上外套就出门了,导致了后来的感冒和现在还在轻微咳嗽进行时。在这里要对打扰了YYD表示歉意。去到天安门广场的时候已经是天刚刚亮,跟之前看降旗一样,低估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普及性,结果是只好在城楼这边“远眺”整个升旗过程。距离有点远而且光线比较暗,所以永流在朦胧中看完了升旗后坐上了第一班地铁。说起北京的地铁,来之前看到网上说那是如何的破旧,实际上相对于上海或深圳的地铁是老了点,但也不至于太旧的啊,比中山的有些公交车好上许多了。北京地铁的车厢没有联通起来,一节一节是独立,这样对于行乞的人来说难度要大一点点。另外永流很喜欢在地铁行驶时看到的窗外广告,那些灯箱广告算好了地铁的速度,隔一定的位置摆放一个,这样在地铁里面就可以广告的许多变化,非常有趣。

从积水潭出来后,一路上没有人问是否到长城,估计是太早了。来到箭楼那个位置,走到靠近地铁这边的那个到八达岭牌子下等着。一会儿,从那个调度室里出来一个工作人员对永流他们说,这个牌子下的车最早要7点才有车,然后他让永流去箭楼的另一边去坐快车。当时他指向的什么看到箭楼那边的洞那坐车,永流和LX一时没有想明白是在那里。现在想来就是箭楼另一侧也有个空调调度室,那是发往八达岭快车的,而这边的调度室是到昌平。LX向旁边的一辆919慢车打听是不是到那边有快车坐,谁知那个公交司机说没有那么快,就算做快车去八达岭也没有用,因为八达岭9点以后才让人参观,建议坐慢车去,也一样,因为那么早去到也没有用。就这样被骗上了那辆慢车,不过永流倒是发现慢车在居庸关停,但是当时没有考虑那么多,还是直接奔八达岭去了。如果在居庸关先下,那么就可以先看居庸关,然后再做慢车到八达岭,这样这两段长城都不拉下了,而且不用走回头路了,这是后话。

在路上,LX给永流看相机里他3个月大(或许是6个月?)的女儿照片,不停的说他女儿有多长,一生下来怎么怎么长的快,后来人太多了,永流等他说困了也跟着小睡了一会。大概不到8点到达八达岭,买了门票向八达岭北坡进发,因为好汉坡在北坡,第一次来只能按大众路线走了。进去以后才发现给那个公交司机骗了,什么9点开门,都有人从好汉坡回来了,%$%^&^%*#(*&%@^%。没有办法,太相信那些丫的了,不过也有好的,这个暂时不表,花开一枝到底先。那时长城上还是有点凉,也是那个时候永流发觉嘴唇干的要死,以为是不适用北方的天气,没有太多在意,就算知道是发低烧也没有办法的吧,再那以后的几天时间里,永流都顶着两片沧桑的嘴唇。

双脚踏在长城的砖头上时,永流心里并没有什么喜悦的心情,或许是那些砖头上刻满了字,也或许是低烧让他迷迷糊糊。就这样平静的,永流沿着千千万万人走过的砖头向号称888.8米高的好汉坡前进… …

———————– 无奈的分割线 ———————–

写到这里,发觉很晚了,那么就到这里作为D3的Part 1 吧,明天或许有时间时再进行Part 2。这枝花还是没有开到底,晚安。

P.S. 晚上湖南卫视的《越策越开心》那里看到一个“中国首席理财师”的刘老师在宣传理财理念,讲的都很有道理,对我本人来说也是时候考虑这些事情,毕竟多想想才能够好好的活着这个社会上。先记下四点:攒钱、管钱、生钱、护钱。明天再去搜些资料看看。

继续。第一天在旅舍的大厅那炮制出这次在北京的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网志后就睡觉了,很舒服–说的是那床。

The following taken place between 7 a.m. and 11 p.m. at May 14, 2007.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准备办正事,从地图上看天安门到日坛公园的距离还是比较近的,因此估算错了时间,这个一大早就是差不多八点了。当永流晕头转向地找到埃及驻华大使馆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虽然他们九点半才上班。路过传说中的秀水街,但是没有看到传说中的场面,据说已经那些商店已经搬迁到某一处大楼里去了。还误入美国签证处,那个人多啊。

来到埃及驻华大使馆后,心目中的美好猜想顿成泡影。永流的美好猜想是这样的:宽敞的办事大厅,优美的埃及音乐,至少也有椅子!现实是这样子的:在大门外边排好队,一个个去大门侧边类似与传达室的房间里面提交资料。大家都是文明古国,为什么这样傲慢?晕。人很少,永流排第三,很快就办完,需要等到星期四才能知道结果。

永流马上回程赶往第一天与CM约好的天安门广场东侧汇合地点。CM见面的第一句话就问今天是5月14日么,那当然,原来他车票买错了,提前了一天!天啊,那计划不是要打乱?永流一度表示出要分开行动,这样子大家都不会相互影响,他去长城,永流按原计划去故宫。CM有点表示不愿意,可能是永流临时抱佛脚背的一些路线图让他觉得这是个比较“懂行”的人,最后永流同意一起去长城了。那时候已经是中午。

坐地铁到积水潭站,往德胜门方向走去。看到有919路公交车,一打听却说不到长城,只是到昌平的,又说现在晚了,没有车到长城的啦。然后旁边就有挂着公交车职员牌子的人问是不是到长城,包他的车去,大概两百块钱。永流他们当然不想啦,就这样走走问问,虽然永流记得打印出来的关于北京游玩的攻略中有谈到关于这个919路公交车的猫腻,而且是很大一个篇幅,但是找不到里面所说的空调调度室啊。向公交车场内的保安员问,他指向刚才已经问过的那个去昌平的上车点。怀着对穿制服的信任,永流和CM就在那条线上来回奔跑,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车到八达岭了,然后那员工或旁边穿员工制服的人就说帮忙找辆包车,同时还不忘加一句,司机是要下班回八达岭那边,可以算便宜一点。这个时候,遇到了同样要去长城的两个外国人,一个是韩国人一个估计是西班牙人(名字像),那个韩国仔说着一套不太流利的中国话。那么正好四个人,就跟一个同样挂着公交公司员工证的人讨价一番,最终达成每个人80元,送到八达岭,然后再去明十三陵,回到德胜门再付钱。费了好大口舌让那个韩国仔和西班牙人明白交易的条件,就在成交时,西班牙人说不行了,因为他看到那辆千里马上面没有顶着一个出租车标志的灯箱,说要到其它地方再看看就往箭楼方向走(后来永流才想起攻略里的箭楼是关键,只可惜当时看不到箭楼,而且攻略在地铁站买票的时候弄丢了)。

韩国仔跟永流他们说给他10分钟时间去把他的室友找回来,他们两个也是住在一个青年旅舍的。就这样等啊等,差不多十分钟了,还不见回来,这时那个司机就说不要等他们了,因为这里也有两个人去长城,是一对夫妇。永流想,既然说好要等那两个国际友人的,那就多等一会。司机又说他的车牌不允许到八达岭那里,只能到居庸关。还不见那两个国际友人回来,估计只有永流把人家当友人了。再加上司机的条件有所变动,一汽丰田之下永流拒绝了这个协议,跟CM继续往前走,因为他想到那个箭楼还没有出现呢。走的时候,永流跟CM当然问候了一下那两个国际友人,怎么这么破坏他们自己国家的形象呢,特别是那个韩国仔,不过没有见到他们。

就这样继续往前走,终于看到了箭楼,也看到了空调调度室,不过人家说快车已经没有了,现在坐慢车的话去到长城也没有时间玩了。现在想想,永流没有去箭楼的另外一侧看看究竟,虽然那个快车在这边设了一个牌子,但是发车似乎是从箭楼后面的另一个空调调度室发出的。既然赶不上,那只好取消这个计划吧,心情当然低落,长城去不成,那就去清华北大逛逛吧–很奇怪,CM对故宫根本不感兴趣,尤其当他得到里面的房子是不是都是那样的答复时。当坐上到清华西门的公交车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箭楼 From 北京2007 Part 1

来到清华大学西门,租了两辆自行车,再买一张校内导游图,里面已经标出需要去的地方了,比如工字厅、水木清华、二校门等等。就这按着上面的景点一个个的看,说不上有震撼人心的漂亮,就是大学校园而已,无它。交还自行车,从不知是北大的那个门去到未名湖和博雅塔,未名湖附近还是挺漂亮的,在那休息了老长一段时间,然后从西门出来,吃饭,再坐车回到前门。逛逛拍拍天安门广场和城楼的夜景,然后就到了跟CM say goodbye 的时候。在这短短的两天里,永流和CM的相识、相知、相……没有了再相了,永流答应下次有机会去哈尔滨的时候,好好的跟CM喝上一次。

独自看了看夜色中的天安门城楼,独自回到旅舍已经是十点多啦。台湾来的同胞Yang Yuanda也在,他比较有意思,在北京已经一个星期了,只是去那些没有什么人的地方比如京郊的小村庄啊等等去游玩,而故宫、长城什么都没有去过,应该是下次来的时候再去看看比较有名的吧,不像永流,不知道下次来是什么时候,因此先将重点清除。由于YYD要去南京跟朋友会面,他将一本名叫《热走京都》的书留给永流,要他离开旅舍的时候放到旅舍的那些书中去,递给永流之前在书脊上写着“拿走这书的人是猪”。后来永流细细琢磨这个举动,应该是YYD不相信永流,所以才出此“下策”,不禁感叹,同胞之间的隔阂怎么就像海峡那么宽呢。稍微看了看那书,面向的似乎是有车族,也就没有去仔细看了。

然后,就是洗澡,再然后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研究一下D3的计划。

当永流踏上北京的土地时,他找不着北了,当时他想,第一次来到这么北的地方,应该找本旅游指北来看看,火车站上书倒是没有,不过还可以问问在那里坐车的。从验票口出来不远,就给一个中年妇女拦住了,戴眼镜的。她不好意思的问永流,说她跟主任到什么好像到西安作学术交流回来,现在车票丢了,就只差十几块钱才能够买到车票,看我像个学生,因此想问问能不能借或给她十几块钱,她主任在二楼守着行李。永流当时脑子比较混乱,想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在想这么快北京就让他做一回好事了。当然那位从哈尔滨师范大学来的张姓女子还问永流是不是来上学啊,那个大学的啊,是不是考研了啊等等。永流找了所有的口袋,发现没有十几块钱,想了想,他就将一张50面额的人民币递给她了,她拿到后说多的就给主任买水喝吧,问永流的联系方式好让她回去打电话感谢或者还钱给他,永流就将他的名片给她了,她然后就指一个方向对永流说从那上去就是公交车站了。

其实从永流心里想着要不要将50块给她时开始,就怀疑了,也许是他比较小气,如果是真的相信的话,那么这是不用疑迟的,再者就是他有点小气咯。现在他回想起来,应该是被人骗了,想想看吧,一个大学教师难得出来一张卡都没有带?不过,真是危险,那时他还将钱包拿出来看看有没有十几块钱呢,如果真的遇上了那些能够在跟你讲话的瞬间迷倒的高人,那不歇菜了?现在永流都忘了那女的长什么样子了,其实是他害羞不太敢看人家的眼睛,所以有些怀疑还是做了一回“学生”。

从北京西站出来,到右手边的公交车站坐52路车到达天安门东。永流并没有觉得天安门很大,也不是很长,不过在城市中已经是超级大物了。先来到最近的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正在维修中,估计要到2010或者2008年才能修好,永流的记性极其不好,那里只立了一块距离奥运会开幕还有多少天来忽悠人。

采用Zola的拍照方式拍了几张,这时一个男的拿着相机来问永流能不能帮他拍照,当然可以啦,然后永流也让他帮忙。可能永流处在兴奋当中,要与人分享的冲动,就问他是不是一个人来的。

(Update, May 21, 2007) 接着上面在北京没有完成的D1。说到那个男的问永流能不能帮他拍照,然后就是大家相互帮助。永流问他怎么也一个人来,有没有到天安门后面去看看,发现他是第一次来北京天安门这里,正准备回去。当他得知,天安门后面还有地方可以去,然后再得知永流打算去故宫和长城,而且也邀请他一块去的时候,他也心动了,后来永流才发现他对长城有一种特殊的崇拜。

当然这些对话是由他们两个在广场漫步时产生的,永流当然很兴奋,滔滔不绝的向来自哈尔滨的小兄弟推销他的计划:由于星期一早上要办正事,办完事情后就马上到故宫,4到5个小时就能搞定了;第三天一大早起来,看升旗,然后奔八达岭长城,再折向居庸关或者明十三陵。His name is Chen Ming. CM的时间并不充裕,因此第三天晚上他坐火车回哈尔滨。最后CM也确定这个计划,那么大家就向去天安门城楼上看看,人不是很多,不过也没有什么好瞧的,再说,永流本来就带着走马观花的心情来逛,能从一个柱子引发出一个惊天血案不是我等能够把握的。刚上城楼就碰到一个长头发的帅气老外,就问他:“Can you take a photo with me? Uh, can I can a photo with you?”。拍完后,老外可能奇怪怎么这个大男人会找我拍照,没有见过国际人士么,然后就马上开溜,以免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其实永流心里想的是在天安门城楼上跟一个老外合影,表现了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的实际体现。

From 北京2007 Part 1

走走停停,在故宫博物馆也就是午门前停了下来,然后看看时间,永流就让CM跟他一起去找他之前已经联系好的北平国际青年旅舍。该旅舍就位于故宫东边的北池子大街的北池子二条上,由于永流没有好好的看地址,只看到北池子大街,忽略了二条,因此差点没胡成,好在经过地毯式搜索终于找到牌子不大的二条。当初也看到了北池子二条这个牌子,但是却对它下面的Peking Youth Hostel的英文标牌自动忽略,英文不到家的表现。

房间摆有两张木床,上下铺,环境挺好的,已经有一个台湾人入住。稍微修整一下,也为CM安排好第二天晚上入住的订位手续,然后就在南池子大街上随便吃点东西,就奔天安门广场看降旗仪式。可惜去点有点晚,永流只能在外围伸长脖子,因此照片也没有拍好。因此在看升旗或者降旗的时候,最好提前一个小时占位。

CM自行回去他住的旅馆,永流就从天安门步行到王府井,因为之前打听到那有修手机的。长安街上的酒店夜景很漂亮,到达王府井大街后,发现人没有很多,有很多地方都在维修。到了手机维修的地方后,发现两部手机都需要中修,考虑了一会,永流还是花了128个人刀将那个陪伴他几乎四年的三星SGH-N628修好,然后就轮到诺基亚6230,早就发现这个空降兵电池很不经用,发现是由于里面电子原件给摔掉了。一番犹豫和讨价还价后,以200人刀换了三个电子件。最后该年轻维修师傅走出门来为我指路。N628确实是经典,永流用的也挺好的,所以才花血本让它发挥余热。

再之后,就从王府井中间向着故宫的东华门也就是东华门大街回到北池子二条的旅舍。在东华门大街上有很长的小吃摊子,不过东西好像超贵。就在那里,遇到一个中年美妇问永流要不要去她那里酒吧看看,永流怀着羞涩的心情轻言轻语的回绝了她,不过那个梦然经理并不罢休,一路跟来,永流只好撒谎说要去会同事,可能第二晚才有空吧。最后,她留给永流一张名片,上面的经营项目写着:卡拉OK、酒吧、按摩、表演(回车) 在这里您将享受到上帝般的服务 (以上两行居中对齐)。白底黑字,一目了然。

至于第二天晚上永流会不会去打电话给她,而第二天又将发生什么事情,请继续关注永流在北京系列报道。

拖到今天才来“回想”荷包岛游玩的两天,是因为将剩下的假期都奉献给《24》第六季和《Heros》第一季了,而且都只跳着看了前半部分。说说观后感,《24》看一遍就可以,都是由时间差和美国同胞个性太强来推动剧情发展;《Heros》看了后面的一般不用看前面,衔接的比较紧,基本上都可以猜到前面相关的故事情节。

Previously On Hebao Island

首先来看看荷包岛的大概形貌:

荷包岛
允许下水的地方是在海滨浴场的位置(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路线篇

沙滩的位置是在大南湾。先来到荷包岛对面的荷包岛码头,这个码头叫荷包岛码头并不是只有来往荷包岛的客船,还有其它的大型货船,但是所谓的码头很小,而我所说的大型是相对与客船的规模。坐着客船来到图片上所示的荷包湾上的码头,花时约30分钟,由于时间的关系,没有在上面停留太久,附近有很多本地人的房屋,水上也有很多小船。接着就坐汽车翻山越岭,大概20分钟,来到望海亭的位置,下车再走一段下坡路就来的一望无垠的沙滩了,一望无垠是指它的长度。五一期间客船一天应该是六班,最早的是9点,最晚的是5点左右。而岛上的最早为8点。要注意回来的程序,要先去办公室那里先登记什么时候离开,一般提前两个小时,建议越早越好,工作人员会给你发一个登车牌,一定不要忘了这个牌子,只在发票上注明是不行的。

荷包岛望海亭
从望海亭看海滩(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费用篇

船票是RMB130。这张票的名称是“荷包岛旅游一票通”,含往返船票80元、岛上往返车票30元、上岛门票20元。沙滩上有帐篷、小木屋和客房提供,帐篷一晚的价格为60元(如果是自带帐篷的话,需要交管理费20元),小木屋大概130元左右,而客房估计就是200元以上了。估计在平时后两项要便宜一点。沙滩上只有两个餐厅,一个招牌是酒吧类的,到吃饭时间里面会推出10元的快餐,只有两个样式,名字看起来不错,但是有数量限制,因此想吃快餐的话尽量早点去,卖完后会告诉你移步到100米外的餐厅点菜。餐厅的饭菜价格不会贵得离谱,但是好像味道一般。“酒吧”和餐厅之间有个烧烤场,烧烤用具一天租赁费为60元,貌似不提供烧烤食品。太阳伞一天租赁费为50元,和烧烤用具都是当天收回的。还有提供沙滩车,一个小时大概150元,不过很少人玩。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要花费的地方了,再说岛上除了海滩以外就没有玩的。

荷包岛
供租赁的帐篷(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设施篇

从上面的图片来看,诺长的沙滩只有几栋房屋,那么可供游玩的也就是几项:海水(允许下水的区域不大,是由人不多决定的)、长长的沙滩、岩石上钓鱼、在石滩上抓螃蟹、沙滩车、烧烤和爬山。除了沙滩车和烧烤是该旅游公司提供的设备外,其它的都是天然。下面图片中的最右边灰色房屋为冲凉房和厕所;第二个灰色靠里的房子为旅店和办公楼;房子中间的第一片树林中有吊床,那些树比较有特色;中间褐色的房子是餐馆;然后是烧烤场、“酒吧”和远处的小木屋。其实冲凉的地方有两个,除了前面提到的之外,在“酒吧”后边也就是烧烤场旁边有6个浴室,里面有提供热水的哦,免费。

荷包岛沙滩
荷包岛沙滩“鸟瞰”(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游玩篇

刚看到沙滩的时候,那个震撼啊,没有看过这么长的沙滩,自己曾到奇石滩那个位置看看有什么螃蟹,按正常的速度差不多要走半个小时。来到沙滩肯定要下水试试,要注意时间,允许下水的时间大概为早上8点到下午6点,晚上海滩上只能靠路灯来照明。
至于爬山,其实就是走走山路而已,精力好的话建议到藏宝湾看看,那里是八、九年前开发的,有个度假村,估计是开发过度,现在转移到大南湾这边。那边有个碉堡,也就是海军叔叔十几年前修建的。
地图上可以看到很多蝴蝶,上面标明的有两个保护区,但是去藏宝湾经过的那个保护区时只看到了一只蝴蝶。
除了沙滩,也几乎没有人去那些所谓的保护区转悠的。

荷包岛的早晨
荷包岛沙滩上的早晨(点击图片可看大图)

I came back at 7 p.m. on May 02, 2007 after the travel to He Bao Island since early morning at May 01, 2007. Honestly, it’s one hard time, but just the result, I have to suffer the painful skin on my shoulder which burned by the sunshine.

“Terminator” Version:
Terminator 2

“Love On Delivery” Verison:
Love On Delivery

I was very enjoy the trave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