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五个小时,就要从中山出发。之前由于人员的构成不断的增减之中,现在可以肯定准备的有所不足。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次由Lin Zhengrong发起的珠海荷包岛两日游算是要正式开始了。

我们当中没有人去过那里,但是还是可以知道一些信息的,比如William的珠海荷包岛游记,你可以先去看看那里的景色,在我的游记推出之前。现在已经是5月1日的凌晨,在七点之前必须开始出发,幸好公司派车送还有赞助,可以免掉了旅途中转车的辛苦和不确定因素。虽然昨天的网志中提倡要早睡早起,但是今天晚上才去采购相关的食品和露营某些物品,因此才拖到现在。

心里虽然不想这样的情景发生,但是中国的人太多了,那么那岛上的人肯定也是超多,在去之前这是唯一肯定的事情。好了,让我回来再好好说说有什么收获吧。如果你是在五一期间看到这篇文章,请你关上电脑,出去走走,电脑五一也要休息的,不要折磨它了。

睡觉了。Have fun.

一年一度的五一节又要来临了,只不过很少人能够想到这也是国际劳动节,当然也是中国的劳动节,废话有点多。

之前在十一的时候回过一趟家,由于没有准备充分,本来只有6个小时的车程,最后是朝出晚归。那一次的经历让我永远难忘,那家伙,那场面,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那可相当壮观。

同事们打算自己集合去珠海的荷包岛去游玩,由于假期较少,因此我也参加。现在敲定的计划如下:先坐车去珠海,再转车去斗门,然后去码头,坐船,看日落,在海岛上搭帐篷过夜,看日出,然后反方向回来。计划是如此简单,不过过程我想肯定是意想不到的复杂。

Zola的Gtalk签名得知的信息:安猪在凤凰卫视获得五一旅行路线设计大奖,不知Zola在五一会弄成什么独特的新闻。

不知不觉中来到之四,但是这次没有什么可说的。事情做多了,那么就以为是平常的,对所遇到的事情已经麻木。这次去江门做挂具的厂子是说明一下图纸的 要求,我带着自己画的业余图纸赶到那里,门口有工人在去除电镀挂具表面的胶漆。图纸说明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按着上面的尺寸来加工就可以了,为什么这么不放 心,是因为上次加工的时候太赶了,工人都随意在钢条上的钻孔,累积下来,最后的孔就相差很大。由于要充分利用清洗机的产能,那么工件的摆放都很紧密,按照 尺寸加工就比较重要了。最后还是要求那老板做的了个样品给我,是他自己完全手工折出的挂齿,不能再要求什么的了,这样是防止像上次那样搞错方向。除了整个 挂具的示意图外,还有挂齿的一比一图例,这样他们就可以按上面的模样对着加工。

看着自己的所谓加工图纸,不禁怀疑我的现状--其实这一早就有。CAD我是会一点,也就会那么一点;网站构建也会一点点,但也就这么一点点;英语也 会一点点,当然很可怜的一点点; 没有一样我是精通的,那么就处在很尴尬的境地,没有一技之长以后该怎么办?思考一下,抓紧啊。

回到中山后,想起五毒司空前 两天说的博雅书店要搬迁而有些书打折的消息,就在公共汽车中途下来去看看。没有看到他,估计是下班了,看了看打折的书,没有感兴趣的,我还以为全都打折 呢。最后挑了易中天的《中国的男人和女人》和《读城记》,还有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在那里逛的时间里是没有目的的闲逛,没有目标的看陈列的书名,不敢 多看其他领域的书了,把某个领域的情况搞清楚才是良策。

这次不是在车上度过大部分时间,但也占了70%了,为了连贯性,而且也是为了同一个事情,那么就用同一个标题。轻车熟路坐着9路车到了中山总站,赶 往江门。这次带着一个同事同去,因为一个人不能把做好的挂具拿回来。在江门下车后,请了个黑的就赶往小厂。如意算盘是到了马上拿到挂具回来,跟那司机也是 这样商量好的,谁知到那里还没有完工,只好多付了车费。这个是自己面嫩没有好好的了解情况导致的,每次都是这样总结出行的教训,没有那一次改过来的。没有 应变能力是个致命的因素。

对方的工人加班做好,幸好我在场,他们不是很能够看图纸,方向都搞错,而且都按省事的情况来。因此仍然不是很满意,就勉强收货。回来后,同事却说有 一种挂具做少了一个齿,但是是按着图纸来加工的,问题就是没有人告诉我应该有几个齿。当然责任我应该付大部分,因为图纸是我改的,但改的不是齿的那部分, 很奇怪,有一个可能就是图纸我拿错了,这个可能性也很少。总的来说,是我没有把心放在这里。当初都去问他们怎么摆布才更合理,而没有想到图纸上面的挂齿都 画少了一个。等着挨骂吧。

我需要多点机会去这样走走,跟坐在办公桌上是完全不一样的。

昨天的经历跟上次到 江门几乎是一样的,而且时间增加了一半,也却是都在车上经过,这次是要拿回加工好的挂具。以为跟着公司的送货车能够把时间缩短以及舒适度提高,回来总结了 一下,舒适度是提高了,但是是以时间为代价的。就怪上车前没有好好了解路程,以及他们需要经过的地方,上了“贼船”下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只好跟着他们跑 了一天,最后还给“卖猪仔”了。

其它地方暂时不表,来到委托加工挂 具的厂家。上次是给那老板“截”在外边,这次有机会看看厂家是如何加工挂具的了。从上次遇到那老板的地方向前走一段路,再拐两个弯,来到了一个似乎是用石 棉瓦做顶的厂房。当时只有类似于门卫职责的人在,“车间”堆满了各种铁料,但量不多,到处都是灰尘,包括两个放满了空啤酒瓶的箱子。我看看做好的挂具,发 现有个地方的尺寸跟图纸要求不符,当初也是一再强调这个地方,因为我也是直接在图纸上改了这个尺寸。实际测量下,跟前后两个尺寸都不符,怪事。由于他们的 师傅好像出去电镀厂客户那修改挂具,而又没有人能够修改,只好麻烦他们老板。等不大一会,老板开着一辆广本回来,马上操家伙将错的地方打磨掉,再用氩弧焊 接上新的钢条,磨掉突出的焊点,搞定。厉害,不过他就是做这个发家的。看了他的车间以就明白上次回答为什么不在路边设置招牌。虽然“车间”很烂,没有什么 设备,材料摆放乱七八糟,全手工操作,但是老板还是能够赚钱的,也就老板一个人。

跑了一天,看的东西满多,怎么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写到这里,题目还没有想好呢。天气冷了,很干燥,嘴唇都开裂,很不好受。怎么样都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