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加快速度清理掉“库存”的照片。

这个一直以来说的娘惹屋,它的正统名称为侨生博物館 (Pinang Peranakan Mansion),是郑景贵的豪宅「海记栈」,建于一八九四年。娘惹是指早期移居马来西亚的华侨跟当地女子结婚生的女儿,而男的则为峇峇。曾经风靡新加坡的电视连续剧[小娘惹]在这里取景,也是拍婚纱照的热门地点,里面的摆设确实有当时的风格和味道。

几乎将整个不算下午的下午花在里面,不停的换着角度按下快门。铺垫完毕。酸菜,上照片。

周六在外面逛了一整天的后果是忘记了整个星期里面做了什么。这个星期里面做了一些事情不记得跟星期六“忙”了一天没有相关性,正如鸡和鸭是没办法沟通一般;主要原因是该星期没有做到什么值得记住的事情。拿得上台面的,只有“挣”这一字。按黄集伟老师的说文解字方式说说这个挣字,提手旁加上一个争字,没有改变它的发音,预示着两者之间的强链接关系。争,可以组成争斗,争气等似乎有点你死我活的意味,当然后者的对象仿佛是自己。有人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好了,加上一个提手旁,说明了什么呢。不好意思,我知道的话就不会写那么长的废话了。

这个月的摄影活动定在小印度,据说是有一些活动,最后还是据说而已。按照C的说法是去看看最新的K-r和K-5,有很些朋友已经拿到货了。试玩了一下K-5,可能是设定的问题,照片偏暗,没有什么惊奇的地方。还拍了一个小短片,跟想象中的摄影有很大区别,自己的手太晃了,以至于不能看,而且也没有主题,这是另外一个领域了,暂时还没有条件进入。K-5没有去试用,看起来跟K-7差不多,它们是采用相同的架构。如果明年升级的话,就直接奔K-5去了,或者弄个便宜的二手K20D。进了P家,就没有打算换别的牌子啦。

晚上顺道去M & S的家里转了一小圈,时间关系,没有谈及很多的话题。自己也是老在走神,魂游天外跟祈祷没有关系。S说两个人在一起要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共同活动,而宗教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据不完全研究和统计,结婚三年和小孩上小学时两个人是比较容易分离的阶段。前者是在新鲜劲过后,没有了差异性,对伴侣失去了探索和认知的热情,喜新厌旧的天性会慢慢爬上心头;后者则是在两人的中心去上学,稍微少了需要照顾的需求,构建的共同点消失,还没有新的共同话题进入生活当中来,隔膜或许会滋长其中。

另有人提出婚姻恐惧感由来,因为有朋友的例子在风中飘荡。孩子八岁了,分隔两地的丈夫有了外遇,妻子只好搬去同一个城市。各位,不管怎样,还是要在一起会保险点呢。不过,根据高斯分布曲线,这类的情况应该是属于少数的,尽管离婚率如芝麻开发节节上升。类似的例子在口耳相传中不断的被放大,以至于人心惶惶。人们乐意谈论的是离婚率,来显示或庆幸自己关系的稳定性;同时谈论别人的钱包来平衡一下前面导致的优越感。怎么生活是自己的事,无需诚惶诚恐。

Pentaxians Outing @ Little India

Little India
“红衫军”

Read More →

不久的以前以及以前的以前

到达极乐寺的大门后,在下面的商店门口稍作休息,也就是这个时候KL哥哥发现他的尼康相机被早餐“污染”了,是我所做的一个好心办坏事的经典案例。所幸,问题不大。进入鳞次而立的建筑群,似乎有点凌乱。在山壁上的确实有清末民初名士的墨迹,那些高亮显示的字感觉上不像是历史悠久的题字,而一些需要靠近需要仔细辨认的刻字才像是那个年代的笔墨。康有为所题的‘勿忘故国’四字就在中间那座亭的后面,这还是回来后看照片才发现。

之后就是佛堂和万佛塔,才疏学浅,感受不到糅合了中国、泰国和缅甸寺庙风格的建筑。在各处逗留了不少时间,知道寺庙午饭时间才排队坐通往观音铜像的电梯。个人感觉上没有那个在观音头顶正在建设中的盖会比较有韵味。坐电梯返回后在入口处的斋饭馆对付了午饭,通过又长又闷热的“购物长廊”,观摩了满池的乌龟后,等待去市区光大大厦的公车。


鳞次栉比

Read More →

在朋友的“夹带”下,免费上去金沙57楼的空中花园(Sands Sky Park)转了一圈。这个酒店设计据说获得了不少的奖项,花园的一边是露天游泳池,如果在里面游泳的话,不小心会担心受惊,因为设计成那水似乎是从200米的高空落下去。在上面可以俯瞰金融区、圣淘沙、水库、摩天轮等旅游热点。基本上分成两个区域,在一号楼那边以及泳池是开放给酒店客人的,而在三号楼那边则是给公众参观,门票20块。星期六那天天气不好,可见度并不高,因此照片差强人意。

很晚了,要早点睡觉,因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介绍的啦。什么时候妙笔生花,嗯,打住。上照片,晚安。

Sands Sky Park
门牌号码

Read More →

听闻克拉码头有中秋灯笼展出,约好同事在周五晚上的零星微雨下观望了一番。主要有十二生肖以及河上的四大名著布景展出,灯会,只有在灯光下才会透出那种韵味,白天估计也就是死气沉沉的布织品。昨晚在公司旁边也有一个商会组织的灯谜聚会,但由于要呆到太晚而只是在还没有开始时拍了几张布景。也因为这个原因H老板带我们一帮人去勿洛大牌85号吃蚝煎等小吃,然后按计划继续前往牛车水。

在余东旋路逗留了一阵子,尝试了将该路段的灯饰摄入感应器后,小走一小段来到河岸的生肖灯展。生肖在酒吧街河对面一路排开,每个灯饰前摆放着一个小牌子说明该生肖的运气和预测,应景。而在河中靠近岸边的地方放着四大名著的灯展浮台,没有怎么仔细去看它的细节,但感觉上跟书的描述相差不远。灯展尾端的桥上摆着很多台湾小吃的展位,闻到了臭豆腐的味道,却因为人多,找不到该店在何方。对面的夜店和酒吧挤满了人,每个人都在表达自己的思想,路过的时候,你会看到一台台的发射器,似乎都不管是否有人愿意接受他们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