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的以前

读书破十卷,果然还不能下笔如有神。这次的槟城起因是上次马六甲的后续活动,好像只是选到那两天,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比如机票打折之类的。定了去的机票,然后才去找回来的车票。请等一会,我去看看照片才继续流水帐。

见过KL的父母后,与XL,XY以及ZY踏着钟点搭上亚航一个小时半的行程,差点没有赶上飞机的原因是这是假期,或许从这一点预示了后来一些无奈的遭遇。下机后,到门口一看,要买票才能够乘坐计程车,时间刚刚好过午夜12点,必须得缴纳额外百分之五十车程费;人数刚刚好超过4个,刚刚好没有7座车辆可以选择,只好不刚刚好的租用两辆车前往“位于海边”的酒店。一夜无话。

星期六起来发现确实是在海边,要过一条马路才到,也没有什么面朝大海,银沙白浪的环境,与KL哥哥乘着未涨潮的时间沿着枯枝烂叶的沙滩短途跋涉了一阵,经过当地一家人玩耍的时空后原路返回。然后是早餐的一个小曲折导致了后来在极乐寺发现KL的单反给油渍污染了外表,幸亏没有造成严重的损伤。早餐后,乘坐两辆计程车去极乐寺,关于这段时间的过程会在下一篇日志中讲述。据说极乐寺在夜晚的灯光下还算不错,嗯,回想起来,鸡肋。

从山上下来后,坐公交车去市区的光大,在里面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去楼顶的方法,只好转出来进行市区游。本来它有免费的环绕市区巴士,但天气的炎热消磨了大家的耐性,按照在机场拿的旅游小张去乘坐上面说可以到康华利炮台(Fort Cornwalls)巴士,不过每辆巴士司机都告诫要去坐免费的。好吧,就在往哪个没有任何指示牌的路边站台时,看到那个免费巴士呼啸而过,剩下五个人望车兴叹,以及当地人有点奇怪的表情。不得已,只好分成两批德士前往该地区。

到了炮台,大家都没有兴趣进去参观,在门前做了几个到此一游的姿势后,沿着海边一路往左边前去。在一个酒店的酒吧里面稍作休息,然后打车回去酒店,已经精疲力竭了。夜幕降临后,第一次挤进Y.S. Lim先生 (电话:(+6) 016 4266126)的车去香格里拉酒店的一个餐馆尝试西餐。在去逛附近的夜市之前,KL发现他的钱包不见了,但他继续陪我们逛无丝毫特色的夜市。然后等了很久很久的公车,未果后只好挤进等了很久很久的德士。回到房间后,还是不能找到钱包,打电话给上面的Lim先生,看是否落在他的车上面了,很幸运,他答应第二天早上送到酒店来。这也是在这里放他电话的原因,因为他还提供导游等等信息服务。一夜无话。

第二天,等等,先看看照片。哦,第二天,起来已经打不起精神去那里玩了,打听好不远处有个沙滩,就用它来消磨时间吧。XL有不适不能陪我们等了很久很久很久的计程车,后来终于来到人并不多的沙滩。配有基本的娱乐设施,比如水上香蕉艇,水上摩托,水上降落伞,沙滩摩托等。按各自的兴趣尝试了一番,下次有机会一定去海中央聆听那只有海的声音。

鉴于前一天的交通状况,通过酒店前台定了一个面包车,让司机带大家去应该去的地方。于是去到娘惹屋,去年热播的小娘惹也在那取景。关于娘惹屋的过程,将在下下篇日志中讲述。看得很过瘾,完全值回票价。之后在蓝屋外围逛了一圈。再然后在一个海边的露天食阁尝尽特色小吃,因为没有脑容量记吃的,这里也就不讲述有什么东东了。借这个机会评价一下东南亚的小吃,它们都不是我的那菠菜。吃完后,赶往车站坐回程的长途巴士。一夜无话。

被那买票的人骗了,根本就不是7点多能够到新,只好临时请了半天假。似乎要应黑白这个景儿,整篇日志写的毫无乐感。感激的是只是这日志如此。

天啊,还有两篇才能够结束这个系列呢。

KL哥哥说,为什么要设置成黑白模式,回去将照片处理一下就有黑白了。对啊,为什么呢?不管怎样,下面就是用黑白模式拍出来的照片:


光辉足迹
Read More →
Kuala Lumpur

这日志的壳在后台躺了一年多,相关的内容距今也差不多两年,咸鱼翻身的时刻到了。

回想不起来为什么先贴上开端的照片,选择了下面的MV,放上最后的诗,但那已经不重要。现在要做的是要拨开时光的尘埃,回到那个充满变数,满怀好奇之心去体验的时间段。可是,真的是如此么?

毫不犹疑答应驾摩托车去吉隆坡的提议,当时感觉不到任何危险的信息,一种兴奋感充满全身。比70码快多了的速度在马来西亚高速公路上飞奔,嗯,还是打住吧,学到描绘环境的叙述方式再来引导一下。凌晨5点多起来,不多一会听到楼下引擎的声音,爬出来,吸了一口凉气,黄黄的灯光在路上延伸开去,沿着TCP奔向Woodlands关卡。大概半个小时后过关时,才想起白卡还没有拿到,所以在欣赏柔佛海峡的过程中等待他去前面拿回两张白卡。把头盔取下来,验明真身,放行。过了长堤,同样的动作,不一样的土地。他轻车熟路跑到一个刚刚营业的货币兑换处,以不错的价钱换得物质供应,然后跑到一个加油站添满汽油。新加坡对出境的车辆必须含有3/4罐汽油的规定,但摩托车不在管制范围内。

越过新山市区,沿着高速路往北方飞驰而去,我空出一只手来举着富士卡片机乱拍一通。来到一个中途服务处,名字早已不记得,但地点不是在永平。吃了据说有马来风味的早餐,略作休息继续赶路。一路上三十年河东河西,不是超别人的车就是被别人超。需要将头压得低低才不会那么难受,劲风将他的衣裳鼓得满满的。有注意路标,照片很少有清晰的。

来到EELC位于KL不远的家附近的高速出口,联系她出来接我们。参观了她两层别墅,由她做东跟她家人吃了顿很晚的广东风味午餐。稍微浏览了一遍当地的风情,继续向目的地进发。首先去找他的朋友,但似乎人去楼空,在那处类似于城乡接合部的地方转了好一阵子,留意了一下道路栏杆的设计,无用以及难看的路堤比比皆是,好像跟开罗有得一比。

免不了又是一篇流水帐。穿过人流汹涌的唐人街,越过两旁同质的商店,找到一家旅店作为歇息处。在附近找一家需要通过层层“安检”的缅甸餐馆对付了一下晚餐,再出发找他那做DJ的同乡,他们那里的人一见面就是说个不停,不知道哪里有这么多的信息要交流。之后,流连在一些少儿不宜的地方,当时我离她只有那么几百公分,在下一秒钟,究竟是孤独的看球赛还是共进梦乡并没有在这里披露的义务。

等等,双子塔呢?对,不去这个地方,就不算到了吉隆坡。夜幕降临时,赶到双子塔,他将摩托车停靠大楼大门口的旁边,因为那里已经有一辆摩托车了。找了好几个角度将两个尖尖的发亮物摄入内存中,作为到此一游的凭证。在大厅里面转了一会后出来,给一个保安哥哥发现摩托车停在他们脸面的下面,还得了?还好,有人说在马来西亚只要你能够说马来话,通行无阻。这个真理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不变的。说了几句阿浜阿浜后,解释一下就放行了。所以,将摩托车放在那大门旁边也算是个功勋章。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可能为了补偿我不热衷于酒吧的灯红酒绿,他带我去吉隆坡塔以及不远的Batu Cave,华语称它为黑风洞,是印度裔朋友的宗教圣地。一座大神立在山下,背后是陡峭的石梯。从入口开始,各种神像安放在溶洞的各个角落,最里面是一个可以看到天空的洞穴,一群群的猴子在那里等待着开饭时间。也是在这里,看到了梦中女神,她婀娜多姿的体态,长长睫毛下面水灵灵的眼睛,让心里的磁场乱了个遍。溶洞旁边还有一个为游客探险的洞穴,当时没有人在那里买票,只好作罢。

用手吃过印度饭后,也到了返回的时候。放些照片吧,不敢相信两天的行程给压缩在这短短的文字当中,以后的回忆就靠这里了,有次序混乱的地方将会成为真正的历史。

Life is a Journey
written by Jack London

From the hell to the heaven,
There’s no straight way to walk.
Sometimes up, sometimes down.
Hope creates a heaven for us,
Despair makes a hell for us.

Some choices are waiting for me,
Which one on earth is better?
No God in the world can help me,
Choosing is the by name of freedom,
Different choice makes different future.

It’s stupid to put eyes on others.
I have to make up my own mind,
Going my way to the destination.

Facing success or failure,
It’s no need to care too much.
Only if I’ve tried my best,
It’s enough for my simple life.

谨以此文献给ASL

Maria Arredondo – Burning

——– 分割线 ——–

KL哥哥回复昨天的日志时说,最先移民来的是明朝时代人,自称为峇峇娘惹 (Peranakans),跟当地马来人通婚后的一个群落;然后是他父辈下南洋一代人,现在则是各地的大陆人。一个看低一个,不过时代也在发展。

昨天夜深人静时分,电脑还是给我一次蓝屏。不能启动,就算用安装盘也是如此。不得已,想想应该是系统C盘没有删除干净云端的结果,因此又,是的,又将C盘格式化,重新安装。接下来的是一系列驱动,软件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嗯,还不够,等等等等。但是中午时分,放着让它下载东西时,一回头,发现又蓝屏了。下午忍不住打电话去DELL的客服热线,有点鸭同鸡讲的用英文描述了一遍蓝屏情况,她的建议是先用Fn+开机键检测一下硬件兼容问题,还可以用光驱启动附带的驱动安装盘,选择里面的diagnosis选项检测是否硬件有问题。如果没有的话,可能就是系统问题了。那么尝试一下用不同的系统安装盘,如果情况仍是如此,可能就要派工程师过来检查了。回来后,启动一下电脑,可以进去系统自带的修复程序,运行一段时间又,对的,又可以进去桌面了,正常运行时间到现在。如果接下来顺顺利利,没有出现同样的问题,那么等会就浪费了宏哥辛辛苦苦拿回来的正版Win 7。但是,出现蓝屏同样是不得人心的事情。抓狂咧。

Taking Chance

昨天提到的电影当中漏了一部个人非常喜欢的影片:护送钱斯。对一个毫不相识的人,给予他应有的尊重,给予他应有的敬礼,为这个国家效力也死而无憾了。豆瓣上的介绍已经讲得很详细,很到位,很少会有在简介中放入整篇影评。

——– 回归线 ——–
Kuala Lumpur
灯光下的双子塔
Read More →

。。。。。。
– 。。。你那里热么,能承受得了么。。。从空调房出来一打开门,热气扑过来,火烧般。。。可能先将空调关了,过一阵子出去才不会这样感到那热气迎面而来了。。。你在那边好么,时间不等人的啊,要不就回来吧。。。要注意身体呢。。。
。。。。。。
– 。。。日日5点几起身,6点出去行一下,6点半就倒转来了,唔嗨啊,过下哩就好热的了。。。
。。。。。。

周五打羽毛球时,被气场震到;有一种状态叫做魂游九霄云外,技术不行却不去好好练球。如果能够改变这种走神的习惯,那么不可限量。希望如此。听到英语角要关闭的消息,有点可惜,自己没有好好支持也算罪过之一,谢谢James & Carole的努力和奉献。今天在外面跟EELC,FLWF,J,SCSL呆了一天,两腿发软爬回来,感谢朋友们的陪伴,在她们的建议下发狠买了一堆的衣服回来。在豆瓣上搜不到铁血战士3 (Predators) 的页面,有1和2的介绍,性质上属于异形一类的电影,人在里头都是被作为猎物的。由于是人拍的电影,最后总是留给你一个开放的结局,给自己的种族一点安慰。没有想过那些被人类吃在肚里的种族是否也有这样的幻想和诉求,勿洛转换站巴刹的羊肉汤一般般,吃不出那样羊肉的骚味,不是很推荐大家去吃。而且为了达到那个结局,编剧非常偷懒,赋予了人物无聊以及前后反差的行为,因此看过就好了。

昨天的宾得摄影场地定在万代胡姬花园,在动物园的隔壁,选定这个花园是因为有传闻它很快就会被关闭转作其他用途。eselite约好从勿洛出发,转中央线到Marymount站,然后再走到Upper Thomson Road坐公车到Mandai Road,谁知道还远着呢,不得已转坐138到Mandai Lake Road才到达。这个方案是gothere.sg提供的,非常不准确,幸好都不很路痴。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有可能在Mandai Road的那个站台后面不远处的森林里拉一炮野尿。fengwei在帖子上的推荐路线,就是从宏茂桥地铁站坐138才是最佳的。万代胡姬花园占地面积并不大,基本上属于培育基地,拍拍花花草草昆虫再加上运气好时有些鸟类就是了。我拿着Chinon 28mm f2.8晃来晃去,拍不出什么好的照片,技术是占一大因素。微距的风格不是我的爱好,推荐一个拥有自己摄影工作室的美女拍摄的照片,她的风格很唯美,虽然后期制作占了一部分,但前期的构图却尤为重要。碰到一个架着600mm镜头的Nikon哥们,那真的是大炮,据他说差不多要一万六新币,要晕掉了。上前去聊了一会,他用iphone调出他拍摄的一些鸟类相片,简称鸟照,一般他用200-400mm镜头。年底要去漠河拍摄极光,而去年则跟他妻子去阿拉斯加登山跟好像也拍极光,那地方的夜晚只有几个小时,而且也不算是完全黑下来。可以去他的flickr帐号看看,喜欢里面的颜色,浓浓的像化不开的春雨。从花园出来后,大伙去Upper Thomson Road的一个名叫客家酿豆腐的店吃酿豆腐,跟阿公阿婆做的酿豆腐差远了,而且样式也不一样。

插播一句,不要尝试玩火呢,阿门。语无伦次,该睡觉了。谢谢eselite一天的经验和时间分享,介绍的那家咖啡不错,祝一切都好运。也谢谢nik34的搭载。

20100710.Pentaxians.Outing.Mandai.Orchid.Garden.group.photo.by.fengwei
photo by fengwei

下面看图不说话

Mandai Orchid Garden
Read More →

Penang, Kek Lok Si Temple

刚刚从Pentaxians Outing回来,虽不至于歇菜,但也是够呛,加上昨晚傻呼呼的挥了两个小时的羽毛球拍,精力已经消耗完毕。人字拖为何叫人字拖而不是其他的名称,里头很有讲究,因为人做事情是很会拖的,因此叫人字拖。有兄弟会问,为什么不直接称为人会拖呢。嗯,真是好兄弟,答案已经在你的问题当中了,人除了会拖外,还会不好意思承认,所以拐弯抹角的谓之人字拖,就是不要让外星人认为他很会拖。其实,有一点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外星人中也有个类似的名称,叫做[外星人字拖]。跟大家说明这一点,是因为历史的脚步不会因为一个名称而停留,所以不必要为了一个外号而耿耿于怀,都是身外物而已,包括你看到的美女。说到美女,为什么突然说到美女呢?很简单,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有时候你不肯承认罢了。

刚才说起人字拖的来历,以及外星人的历史相似性,那么过渡一下,下面来谈谈三个星期的槟城之旅。有人说,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之前,要做足功课,在眼见为实的情况跟记忆中的资料一一对应起来,加强印象,体现了到此一游的最大价值;也有人说,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前,不需要知道什么,也不需要设定什么感觉,打开你的胸怀,全方位体验当地的风俗风景风水以及风沙。这两类人都忽略了个体差异性,前面的情况下永远不可能获知所有的情况,突发事件的发生会让你不能按照计划中来,因为它是突发的。而后一种类型下,也就是说在现代人的情况下,只有外科医生才能打开你的胸怀。下面又将导致一个不是悖论的悖论,你站在十字路口上,眼睛带满了疑惑。跟大家说到这一点,是因为我发现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即是不要看这一段话。既然不曾开始,也就不曾存在,自然也没有疑问了。

上面说到两种出行前的预设定,那么过渡一下,这里要好好批评一下卖电脑的为什么都告诉我附带的操作系统是一个最小配置,不能将它去除以便让它更便宜。嗯,跑题了,现在回来再过渡一下,说说三星期前的槟城之旅。其实关于操作系统,实在是不应该忘了本,当初不管是正版盗版水货版山寨版,至少是它让你学会怎么用电脑,现在不能因为你能够安装一个不知道从那来的序列号能用的系统而不要人家好心给你的最小配置,这是不尊重劳动成果的表现,在一个迈向人人有衣穿,人人有嘢食的社会中,是可耻的行为。跟大家挑明这一点,是因为没有约束的情况下,没有人会按规矩来。正如,猴子的屁股都是红的一般。

很抱歉,或许热身运动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真的要来讲讲二十一天前的槟城之旅。我弟弟会讲,小学时的老师已经教过我们写作文的时候要铺垫,但没见过这样铺垫的。我的答案如下:

本来是没有这样铺垫的,做的人多了,也就有这样的铺垫了。

在这里使用了引用标志,毕竟这不是我的发明。也就是说,只要放狗去搜,肯定会找到类似这样铺垫的文章;你要用百度,那是你的自由。如果没有搜索结果,一是“按照当地法律blablabla不能显示结果”,二是引擎找不到这样的文章 — 不能怪它因为你不能要求1.3的引擎有1.8的马力,三是它还没有收录这篇日志。所以,请过几天再试试,这个“几”近似于正的∞。再退一万步,找不到并不代表没有这个存在物,就算你代表整个党也不行,所以它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被找到。

预览了一下,字数可人,活动一下筋骨,准备收工了。看我的游记还不如浏览下面Google Docs的资料。现在离刚才的那个刚刚已经三个多小时了,中间做了一顿饭给SCSL,发现猪心炖黄豆也是可以的。将在不久的将来会推出黑白槟城极乐寺以及娘惹屋。这些链接不保证近期内会有效,但会使出吃奶的力气来达成。照片上传中的间隔,要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一个新同事,新加坡出产极品,人际关系等级三岁水平。无语。我们就不要在背后议论别人啦,慢慢完成这个目标哦。

到处Ctrl+C和Ctrl+V的成果:


地址链接

Penang, Kek Lok Si Temple
勿忘国耻就在这张照片中,当初在那里怎么也没有找到
Read More →

如上次马六甲回来后一般,大家找个时间将槟城的照片合并到一块,花了整个晚上吃吃喝喝,最后才来到正题。相片太多,另一个借口罢了。说好在周日跟TKL和VXY去爬Bukit Timah山,由于自身原因放弃了“勇攀”新加坡最高山的机会,以及ZH和JL家的华语组家庭聚会。周六跟大伙在Hort Park拍了一个多小时后,赶往小印度跟ZFJ见面,还是SL给的信息,FJ带他的学生在新加坡参加机器人大赛中学组,获得了冠军呢。FJ谦虚的说他深圳实验中学的老师也会帮忙学生弄弄程序什么,而不像外国学生都是独立自主研发出来的。想尝试一下正宗的印度菜,却点成乱七八糟的菜谱,两年是白混了呢。磨练很久紫金客家声,很多时候用粤语或华语代替,都是半桶水的水平。

这次的Pentaxians外景拍摄是Souther Ridges的一部分,从Hort Park到Vivio City。可以参考下面图片:

惯例,先上由FengWei拍摄的集体照:

Pentaxians Outing @ Trail Walk
Group photo by FengWei

Hort Park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