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等了一个多月,下雨了。地面枯黄的草明天应该会还原成绿色,报纸也会大幅报道这迟来的甘霖。现在还不能得出天气反常的结论。

2. 等了半年多,来更新了。这些内容估计要等多几天才能够发布,因为忘记了后台的密码,试了两次,需要再等20个小时才能够试试。

3. 要不,就这样吧。

4. 先定下一个礼拜更新一次的目标。

5. 很快就可以凑够五点。

6. 有家人已经很欣慰了。做出来才有效。

他曾经眉清目秀,他曾经意气飞扬,他曾经海纳百川,他曾经体格健壮。

他现在面目模糊,他现在意志低沉,他现在漏洞百出,他现在体态臃肿。

从曾经到现在,从东到西,这一路物是人非,这一路走了差不多六年。他或许包含了期望,或许代表了希望,或者是代言人。他既见证了悲伤,亦经历了欢乐。既看到了丑恶,也共享过荣誉。

在物质的世界里,都有个量变和质变的过程。现在他质变的时刻来临了,有时间的参与,亦有主观的推动。

Foobar2000 v1.1.18正好放出Time to say goodbye来应景,墙外淅淅沥沥下着雨,听听吧,在不同的地方出发,在相同的时光中相遇,最后挥一挥手回到各自的旅程。再见了,苹果牌钱包。

Andrea Bocelli & Sarah Brightman – Time to Say Goodbye

跑步回来,在等汗渍消退中。

是以记。

当然不能就这样糊弄过去,总是要像前朝才子写八股文一般,起落转承间把空格填满了。这里差不多荒废了两年,开始是写字不利索,现在是键盘认不得我的指尖。能够在这里开启新篇章,说明大家没有在跟随着玛雅人的日历而消亡。谁又能够确定现在我不是在某个电脑终端打出这些乱语,投影到大脑的某个区域,有或者是完全自己就是一段代码?这些都不是什么新的设想,所以现在的电影有劲的不多,都开始要穿越到前朝去掘金。想起之前写的影评,恍若隔世。

关于时间,每个人都希望在上面装个旋钮,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微调或者快进退。而由此产生的种种幻想,是大脑虚构的贝壳,能够抵挡一时的侵袭;等到必须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被时间的浪潮冲至新大陆,而新大陆的发现对印第安人来说不是个好兆头。所以,在这里对着大地喊–不必喊,大地都能够听到–“要珍惜现在”。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将头抬起来的勇气?

是从MZ来到同一个世界开始。

熟悉我的人可能会感觉到诧异,自我感觉也是。一次次将手机的屏幕按亮,不是因为信息声的来到,而是要多看一眼桌面上的他。我需要我对他的关注,我需要我低下头看着他一点点长大,我需要尽快在他的时间来占有更多的分量,地理坐标的差异导致了对桌面发呆,乌云却将屏幕遮挡。

汗渍干了,该去洗澡了,然后喝杯豆奶,接着整理下课程材料,最后躲进梦乡里。

用时28分钟。

我们都不需要那旋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