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上面的标题就跑去小睡了两个小时,当然不仅仅指的是这个。

第二篇。

约定了下个月底与一个重要人物见面,可以追溯到前年的春节。有人说,各自的生命如一条河流,你永远不能踏进同样的地点。也有人说,生命如河流中的水珠,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弯在哪里。也有人说,现在有了GPRS,如果你是河流中的水珠又装备了导航仪的话,或许你知道下个弯在哪里。我说,你还是不知道沿途的风景如何。

Mel再过几天就要回去兰州继续他的园丁工作,而我负责的消息还没有发布出去。另外,尝试跟太平洋的一个小岛联系,但对前景不看好。前天晚上在SCSL和GHHC的带领下逛Paya Lebar的马来夜市,这个夜市也只有每年的斋月才有。太阳下山后,前来开斋的人越来越多。感觉上里面的食物对饿了一天的胃不是很好,大部分都是油腻的食品。尝试了椰浆饭,炒面条以及马来特色小吃炸鱼。发发牢骚,就回家了。

周六参加了公司同事自发组织的聚餐,地点位于武吉士的一家名为“百度火锅”的火锅店,它比普通的火锅店多出一个电烤台。吃得不多,可惜后来没有跟他们一起去唱卡拉OK。火锅进行到一半,赶往西部的一栋组屋瞻仰相数定损员L的父亲,他父亲高龄103,因此算得上是喜事了,所以我穿着红色上衣也不算犯忌。上香,吃斋饭,没有愁眉苦脸,相信往生者会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好好的。

花了一天的时间整理自己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纸张的东西,根据实际情况需要迈向数字化了,要不然带着这么多东西也不好到处游击。接下来一段时间会上很多回忆贴,以降低库存。感觉上的最高境界估计是一箱衣服加上一部电脑足矣,至于Kindle 3,还在考虑中,毕竟英文不是强项,当然有了网络支持,应该比只是电子书的国产品好得多。

时光如风,掠过指缝,毫无痕迹。

前晚久违的朋友相聚在一起,但话题减少,我变得更加沉默。谢谢MCCL,STC以及YHB哥哥陪伴,更要谢谢YHB哥哥的晚餐,那汤不错。鉴于日常生活越来越脱离轨道,现开始这个周记,以示希望将命运掌握在手中的愿望。

贴上几张在Helix附近拍摄的照片,当时眼睛都看花了,在相机屏幕上感觉还不错,但电脑上的色彩却差强人意,或许是显卡或者自己眼睛已经有问题了。

今天是所谓的黑色星期五,又落在鬼月,那么中西合并,疗效好。

接回上次说到要麻烦宏哥那个正版的系统来试试,在那之前就遭遇了两次蓝屏,一次是在去KL之前,另一次是去KL之后,虽然KL出现了两次,但跟蓝屏没有什么关系。那种被包围的感觉特别的纠结,耐着性子将那个OEM HP版Home Premium装上,发现不能在DELL上用,打电话去微软咨询,被告知OEM版不能到处装。只好自己微硬一下,用了一个CW破解软件将它变硬点。升级了所有该升级的插件,到现在还是很能证明CW强悍。其实蓝屏仍旧出现,就在装好系统不久,不过重启后消失无综,我和系统都当作没有这类事情发生。那么,这两天用起来还是满流畅,心底的那个念头还是挥之不去,是否该装回云端?暂时还是先消停下吧,因此把Ubuntu装上了。后来庆幸自己运气好,但至少不三思而后行的特质仍然存在。按部就班装好Ubuntu后,因为Mobile Brand插在USB接口上,它自动识别,选择新加坡和Starhub后,就可以用无线上网卡上网了。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去设置,据网上的介绍是长长的一串命令和文字组合,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借用旁边时有时无的无线网络。既然上网无障碍,那么一口气从9.04升级到10.04,这个过程中,安装了无线和显卡驱动。设置了一下输入法,就出来了上面的篇幅。所以,还是尽量多尝试一下这个系统,免得到时没有钱买正版时,有个替代方案。

关于蓝屏以及相关的安装过程就到这里了。

插播一下。刚刚结束的中元会晚宴催生了许多醉酒记录,看着他们一个个在那方敬酒,到东倒西歪,然后不分东西,胡言乱语,满地秽物,情何以堪。在醉酒的背后,似乎有自己的故事,但是从中还是能够看出各自的性格以及行为处事。没有什么对与错,只有才测试着每个人的底线。自己虚伪的应对和给予,模糊在时间的车轮中。下面这段话说得真好:

或许花开的意义只在于花开,鸟飞的意义只在于鸟飞,一个人消逝的意义只在于消逝。雪中炭,夏日扇,只在一定的期限里发挥作用。

昨天跟Mel聊了一个晚上,分享了一下新加坡的历史。现在政党的政策是要尽量争取老龄人口的选票,现在这一代不像前一辈,教育程度较高,对手中的选票也更加具有参与性。从这个事件谈到东南亚各国的政治,以及马来西亚的那些王的事迹。在海啸的那段时间中,印尼发生过种族屠杀的事件,起因是因为爪哇族迁徙到其他岛上去,占据了社会上的一定地位。当地居民趁着海啸将某个村庄的人都打死,然后爪哇人控制的军队进行报复。这个族的名称只是在这里代称而已,但是发音相差不大。没有从他口中挖出巴哈伊夏令营的消息出来,或许我本身就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有关。另外也谈了一下如何进行下一步经营事业计划,等下个星期回来才开始行动。

明天早上至少5点就得起来赶去胡志明市的飞机。定下这个行程是因为收到虎航的促销邮件,将消息发布出去,结果是三人成行,但最后关头KL哥哥的退出,就得自己安排要进行的旅行了。三人行,必有吾师也不能成真。断断续续的在网上和图书馆看了一些资料,发现了一本由Steve Davey写的“Travel Photography”,对一个初学者的帮助很大,条理分明,分成几个常用的场景再给出相关的技巧建议。一个星期前才慌慌忙忙准备签证的事情,大使馆费用特别贵,等待时间长,把网络翻了个遍才找到可以在网上申请落地签证资料,而不必再麻烦去大使馆去等一个星期。暂时的计划是逛一下胡志明市的第一郡,然后会加上湄公河一日游以及古芝地道半日游,两天半的安排就是如此。究竟结果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上篇日志抛出与ASL之旅,很快就得到好消息,已经逃脱枷锁,他将会重新降临这小岛。希望如此。祝好。

打包东西,睡觉去了。

深夜拖着疲惫但有点兴奋的身心回到住处,还需参加一个“网络会议”。看到厕所旁的下水道塞住了,对于我这种只会动口的人来说,把消息传播给T听后,责任则到此为止。但是,T哥哥以身作则,在那里奋斗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将水管打通,整个世界都清静了,除了他满身的汗水,时间也悄然移到1点多。昨天对他来说并不顺利,申请的事情弄了两次才搞定,责任大部分在我,没有履行自己应尽的义务,或者可以说没有用心。当我闭上眼睛,凝视着眼皮那虚拟的星空,回想着整天的事情,久久不能入睡。

根据twitter的记录,上个星期这天发生了一次车祸,主角即是在下。当时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味的倒退,跟后面的车来了个亲密接触。而这一切都在车主的眼前发生,以至于下车时束手无策。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车房修回去即可。股市的起落也不过如此。

因此,那片虚拟的星空曾经被望了许久。也因此,突然来了这样的一个标题。

前天听到新闻里一个老外说富士康的工作环境和待遇比其他私营工厂好多了,不至于发生11连跳的悲剧,昨天该数字飚升到12。是什么样的情况下能够使他们抛离这个现实的世界而对未知的世界一往如前。

上面的那个网络会议和整个晚上都是跟KL哥哥以及VXY一起进行,在商讨下个月如何去槟城。前半个晚上在听KL哥哥侃93和97年他去北京及其周边附近地区旅游的事情。看过国营厕所么?外面有五个工作人员,一个主管,一个管理纸巾,一个管理票据,后面两个职能男女各一个,进到里面,会有个员工跟你收票据,外加一个抹地的。根据男女平等原则,就这个厕所就能够养活9个人,如果是连锁的话,得加上上面的行政机构人员。国营不同凡响。接着KL哥哥分享了一下大陆与马来西亚铁路的卧铺不同之处,马来西亚的卧铺摆放方向跟前进一样;因此,如果有幸福的童年配备了摇篮的话,会发现马来西亚的卧铺是为了摇醒KL哥哥而设计的。由于俺的童年在奶奶的臂弯和背上度过,还不能区别它们的不同。只是记得上学时,有个卧铺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武吉士的免费网络速度超慢,继续发扬协商精神,今天仍得继续。一直重复KL哥哥这个词,目的是让某人爽歪歪。

Melaka

原文:数码摄像秘笈第六笈 — 如影如随 (Preset your Exposure and Focus)
作者:David Peterson
翻译:玖伍贰柒
跨度:4小时

是不是对你按下快门后到相机实际上拍摄的延迟时间无可奈何?

我以前就讨厌这样。按下快门后,等相机拍摄时,被摄物体已经跑到相框外面去了。

呃!

幸好这里有几个很简单的技巧可以防止这类糗事发生:

相机的模式设定在自动时,一些相机会需要一小会儿时间来调整白平衡和进行对焦。因此会造成在按下快门后需要2到3秒才到相机实际拍摄的时候。

如果你的相机是这样的话,尝试半按住快门,这样就会让相机处于对焦完毕状态,等待着你的下一步指令。

然后,当你找好构图后,完全按下快门;或者利用相机中的“曝光锁定”功能锁定相关设定,等待着恰当的时机去拍照。

当你拍摄小孩子时,预先设定好你的曝光和焦距对你获得成功的照片事半功倍。他们不会呆呆坐在那里等着你设定好你的相机,一般来说,可以在他们高兴或专注于某个事情时拍到较好的照片。

原文: Read More →

时间回拨到昨天晚上。自从在Clubsnap上得到现有的K200D和M50/f 1.7后,一直都在关注上面的交易信息和相关评论。如往常一样,看看今天有什么好料可以瞧瞧的。于是与creampuff的帖子不期而遇,一时手痒,就回复他说如果没有人接受他出的那个六百八十块的话,可以考虑在六百五十给我。回复时也做了一番研究,这个价钱很公平,所以也就以为会有朋友会出到标价。谁知,3个小时后,收到回复,说可以在今天进行交易。看到后,心里想,六百五十块咧。一直到今天中午,仍在犹豫不决,虽然在上次植物园外拍的时候听过creampuff讲述一些技巧,确定了见面时间仍然是可以悔约的,毕竟不是很小的数目。在守约的v2.0版驱动下,只能硬着头皮上啦,理由大概有两点:一是可以过年回家时可以好好记录家里人的生活;二是可以在那之后报相同的价钱卖掉。因此,拿回来后那种不安的感觉给它优异的表现能力给代替了。微距不是我的兴趣所在,但进的第一个贵到爆的镜头却是这个FA 100mm f/2.8 Macro,想讽刺我?

Pentax SMC-FA 100mm f/2.8 Macro
taken by creampuff

很高兴能够从creampuff接下这个镜头,因为他花了足足一个小时给我灌输他所知道的技巧。比如广角镜头在拍人为主体的时候要靠前被摄体,这样才会将主体与宽广的背景联系起来,而不是远距离的看广阔构图中孤零零的人像。最好还是要保留套机头18-55mm,在普通的情景中还是很能胜任,而且要转手时可以附送机头更加容易卖出。100mm比50mm的更适合拍人像,现场测试中,100mm下的我更加从背景立体出来,那种被突出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在追求的么。

出了这么一大包血浆,那么昨晚一个晚上泡在淘宝各种镜头的成果应该会打折扣了。说实在,对自己需要的仍然不明了,达到最好效果,似乎只有进各种焦段镜头才是正途。问题是,我的血浆就那么多,不能再奉献出去了。好的,我保证,再进几个手动头就收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