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路上抬头看到一片蓝色,在乳白色偏黄的墙壁衬托下,那片蓝显得特别清脆,如同将新鲜的番薯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发出的声音。左手自然的抬起手机,调到相机模式,尽量以屋顶为参照物,将那片蓝色收入电子空间。如果你感觉不到下面这片蓝如果番薯般,只有几种原因:一是你电脑/手机屏幕不是10K的;二是你眼睛不是氪合金做的;三是我拍照的时候手抖了。

the blue sky of Simei, Singapore

在这里并不是要对帝都的天气有任何意见,因为上个月你们也没有对这里的天气有意见。

上面的照片拍过之后,再往前走几步,呵哟(此处用周董的语气),阳光越过屋顶,穿过树丫的,铺在那片说不上是什么树的树叶上,泛射出一片淡金色,也是俗称的土豪金,土豪金大家都懂,也就不用再拿番薯来比喻。如果你感觉不到下面这片不用拿番薯来比喻的淡金色,只有几种原因:一是你电脑/手机屏幕不是10K的;二是你眼睛不是氪合金做的;三是我色弱。

the trees in Simei, Singapore

在这里并不是要对家乡的天气有任何意见,因为上上个月你们也没有对这里的天气有意见。

用图片和穿插其中的文字应该能够撑满整个屏幕。那么是时候回到标题上去,它没有其他的意思,作为一个只能对别人的作品保持45度仰望的[不称职的写作者,啊,还是用回人吧]人来说,意思就是一件东西远去了已经一个礼拜。那件/套东西就是下面的Pentax K-7狗头装备:

Pentax K-7 with lens

几年前,机身还是算是上流设备,但头仍然还是狗头。在朋友家放了一年多,光圈,快门,景深等等已经先行远去。如我所愿,以很低的价格转交出去,让它在入门爱好者手里发挥余热。新的主人性格平和,应该会好好的爱护它。

单反还是要的,只不过少了个跟班帮我抗着,先告一段落为好。或许不久的将来还是会跟你见面,然后献上一首《好久不见》。

说实话,当你觉得那个蓝色和淡金色不是我说的那样,是因为我手机镜头差啦,不用担心你的眼睛是氪合金的。

要换个好点的手机,至少可以记录下那片蓝色。

嘿,说你呢,5five五年前的钱要还了,不要再逼逼了哈。

下午的阳光在树叶下形成70度的阴影。东风偏北,3H PSI读数为145。

WordPress后台变化不大,随着版本号的增加,程序更新越来越方便。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发出文章,意识到不能将就下去,就在这里先行做个记号。有时候不小心看到毕业不久的日志,表达方面已经退化。那时候,尽量尝试着各种体位去表达一种意思,现在知道那是我的极限。能够将意思表达清楚已经不易。

能够说明白一件事情已足够。

曾想着在MZ三周岁时写点东西,曾想着在MZ上全日托儿所时写点想法。去火星的路遥远而不可及,属于你的那颗太阳仍未照耀到地球。

他们说要一个亿来扑灭印尼的烧芭火。

60度了。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搏一搏,裤都冇得作。

— 《临江话谚语·现代篇》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话说南洋有间汽车修理厂,某天来了个客官,因为他的车辆被邻国的撞了,寻求该车厂的帮助。一番讨论后,约定先让客官付定金修好他的车,之后再尝试索赔邻国某家保险公司的保险。如成功,则退还该定金,否则则一拍两散。

在进行下一环节之前,先得说说一些基本设定。如果车主索赔自己的保险,一般需要付一个打底金,隔年的保费会增长。保险公司可以赖掉某个索赔请求,如果它旗下对应的车主不去报案。跨国索赔更具风险,时间更长,变数更多。从修车厂的角度上来说,帮助该客官索赔邻国的保险只是维护客户关系的一种方法而已,因为一方面这类索赔不常见,另一方面金额都不会很多,所以处于打打酱油的位置。

时光荏苒,一年过去了,修车厂成功的索赔了还算可以的金额。邻国的支票是在车主名下,那么车厂就需要他的配合来按照当初的约定去将支票兑现,也需要从这数目中支付律师费和定损费。这时候车主就不愿意了,眼红为什么车厂拿了大头,而他只是拿回那订金。为了息事宁人,车厂同意多加一小笔数目,但得到的是一纸法院传票。

作为一个守法公民,应该是守法车厂,收到传票无疑是打了它一大耳光,如果它有的话。既然守法,还是要出席协商的。这类小额金额纠纷,有专门的小额法庭处理,并不用律师参与。下面就是这次“打官司”的明细表。

Oct 06, 2014注:明细表就不放上来了,没有什么很多东西,就是法庭文档流程走一遍而已。

在结束后,感慨获得了不少的个人经验值,当然跟宣称的快要升级之距离还是蛮远的。有诗为证:

屋漏偏逢连夜雨,病床枯木又逢春。

P.S. 时隔一年多,将这篇留在草稿箱里面的文字发表出去。没有添加更多的细节。以此为别。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1. 模糊的记忆里,今天是青年节。按照国家千人引进计划,现在还属于青年的范畴。需要蹲或者坐电视台的《我是歌手》第二期送了邓紫棋这个女神给我,看她摇晃着唱《你不是真的快乐》或《龙卷风》等都是一种享受。可是在心底里,却会喜欢品冠唱的歌多一点;因为按照家乡的评判标准,我已经属于当爹的哪一类了,喝不了太多浓烈的酒,品冠的“温暖干净的水”比较应景平常日起月落的一天。【注:“温暖干净的水”由网友友情提供。】
  2. 这是第二条。要完成上面那条,使用了倒退建共25次,主要操作与拼音和文字顺序的修改。这个25次并没有一次次的算出来,随便说出这个数字是因为我很喜欢24这个数字,为了不显得太过于明显,那就加一表示谦虚。
  3. 爷爷对这种谦虚有个很深刻很正确的认识,他曾说另外一个词其实是同样能够表达这种天凉好个秋的心态:虚伪。
  4. 听完一遍品冠的四首歌,光标还没有来到第四条。
  5. 那么就开始第五条吧。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大乘转向小乘?这是文艺或者Big的说话,对自身而言,一直都没有奉献社会的精神括号开始除了看电影时括号完毕。时刻想着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低调做人来劝慰自个。至少还能这样想觉得还有点救句号
  6. 回到标题,既然说的是学费,那么就得说说这段时间交的最大的学(lang)费(fei)。有些朋友或许知道我在捣鼓一个平台,在本身不懂得编程的情况下。前段时间学的Python只是皮毛,那不算是懂得编程,好不。前期对事情太多乐观,导致进度偏移了不小。虽然现在航线还在误差之内,只是前面如果能够更加的参与一些,将舵控制的多一点时间,就不会浪费时间和金钱。在方向和效果仍然模糊的情况下,暂时让自己保持学习的劲头也许是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7. 这离创业还十万八千里云和路,也算是从无到有的一个事情。参照也好,自我设计也好,能够做成一个产品不是现在三天打鱼两天晒鱼能够达成的。一环扣一环的无奈,或许鱼本身才知。
  8. 前同事儿子回国时,对他父母行三叩九拜之礼。他们是缅甸人。我们作为中国人,是不是有些东西丢了太快?你们同意么?【注:学都督的】
  9. 就不说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了,上次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被打晕了后现在才回过神来更新一下。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还在装

图片作者:ビン
图片作者:ビン | 和菜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