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传说中的麦里芝蓄水池,下午毒辣的阳光被挡在密密的树丛外,作为交换,里面像个蒸笼。尝试挪动一下步伐将全身的毛孔尽可能的散发热量,结果只能将笼子内的热量提高。拿着狗头,想弄点“看啊,从树缝中洒下的阳光,温暖得像妈妈的怀抱”之类的摄影作品,刚刚在电脑里面翻了翻,临江驻海外摄影协会会员头衔还是保留着吧,要成为会长的道路注定坎坷。

其实废话那么多,一是更新一次得有点话说说。二是单单看照片也是挺闷的。每当很久才更新一次时,这段话都会反复出现。

MacRitchie Reservior
画页添光

MacRitchie Reservior
狗头已经可以了

MacRitchie Reservior
麦里芝光大概是这样的

他曾经眉清目秀,他曾经意气飞扬,他曾经海纳百川,他曾经体格健壮。

他现在面目模糊,他现在意志低沉,他现在漏洞百出,他现在体态臃肿。

从曾经到现在,从东到西,这一路物是人非,这一路走了差不多六年。他或许包含了期望,或许代表了希望,或者是代言人。他既见证了悲伤,亦经历了欢乐。既看到了丑恶,也共享过荣誉。

在物质的世界里,都有个量变和质变的过程。现在他质变的时刻来临了,有时间的参与,亦有主观的推动。

Foobar2000 v1.1.18正好放出Time to say goodbye来应景,墙外淅淅沥沥下着雨,听听吧,在不同的地方出发,在相同的时光中相遇,最后挥一挥手回到各自的旅程。再见了,苹果牌钱包。

Andrea Bocelli & Sarah Brightman – Time to Say Goodbye

跑步回来,汗渍已消退。

下面不会拷贝昨天的来顶数。请大家放心。当有人对你说请的时候,大约一半都不是你愿意的,所以接下来还是口水话,比起口水鸡来犹如鸡立鹤群。

跑出去十分钟后,手机自动重启,意味着十分钟的汗水不翼而飞,只能重头来过。过了二十分钟,犹豫要不要将Sports Tracker中的记录数补满到5公里,这样的话就得多跑十多分钟。在数字的激励下,拖着两条已经不属于我的老腿完成了手机中的5公里,实际6.5公里多。在氧气的浸泡下,大脑终于缓慢的运作起来,思考起项目的各个细节。在将湖边的照明灯误作划过眼前的闪电后,重建了流程,将其细微洗牌,似乎打通了任督二脉,可以将各个环节贯通。至于如何贯通串起来烤羊肉,是新疆小伙的事。

当选择多起来的时候,而且前期要合作的伙伴都不是那么熟悉的情况下,怎么去挑是个 to be 哦 not to be 的难题。是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还是开门见山,还是摸着石头过河比较保险点?共产党把河里的石头都摸光了,看来也轮不到我。酒是否香,跟巷子的深浅有关系么?

注:上面提到的新疆小伙并没有区域歧视的意思,毕竟你们烤的羊肉串是闻名世界,说到它,这个词组就跑到指尖上。如果允许的话,希望你们能够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有冒犯,请多多包涵。要不,你回敬一声广东矮子消消气。

不废话,洗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