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始是在微博上看到婚礼上做伴娘的柳岩差点被伴郎丢进水里的消息,从贾玲“奋起救人”的行为来看,被伴郎抓起来并不是柳岩所愿意的。接着看到阑夕留言说不应该指责这些进行“陋习”的参与者,因为柳岩没有发声说明她是否愿意这样被丢进水里。这是我不能苟同的,因此特意在这里更新。

本文围绕上述看法展开。

1. 在婚礼上被实施恶作剧,不问当事人愿不愿意,并没有签订协议当伴娘就得做出牺牲给强行扔下水,我就不能说那几个蠢货没有教养?这种行为不是“陋习”?什么是两种情况都存在下?我在你朋友圈打你一巴掌,没有征求你意见,那么也是得等你出来说明是否愿意,其他人才搬好凳子排排站。

2. 当你侵犯我的身体时,在婚礼等私人场合就可以被原谅,哦,不对,要等我说我愿意时就可以被原谅。就像你的观点,现在柳岩不能说我不愿意了,就是因为你似是而非在旁边看热闹的才不能说不愿意,因为你逼她不能说不愿意啊。

3. 上面两点好像逻辑不通,这也是学阑夕的。

4. 各种名词的堆砌也不能反驳一件事情,尊重个人的舒适状态或者个人的舒适状态不会造成周围不适的边界才是重点。价值判断一件事情是否舒适,就是你是不是违背我的意愿让我做不愿意的事情。这点我觉得也是阑夕之前的文章还能够看的原因。

5. 不排除愚人节人会变愚蠢了。其实对一件事的评判标准,不能太过超前时代。

6. 撑不到10条了。就这样。

7. 想起来了,作为一个明星,被舆论也是她的工作属性带来的“负面”因素。阑夕这文章只不过是偷偷的站在第二梯队做远程攻击状。

8. 看,快到10条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