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回来,在等汗渍消退中。

是以记。

当然不能就这样糊弄过去,总是要像前朝才子写八股文一般,起落转承间把空格填满了。这里差不多荒废了两年,开始是写字不利索,现在是键盘认不得我的指尖。能够在这里开启新篇章,说明大家没有在跟随着玛雅人的日历而消亡。谁又能够确定现在我不是在某个电脑终端打出这些乱语,投影到大脑的某个区域,有或者是完全自己就是一段代码?这些都不是什么新的设想,所以现在的电影有劲的不多,都开始要穿越到前朝去掘金。想起之前写的影评,恍若隔世。

关于时间,每个人都希望在上面装个旋钮,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微调或者快进退。而由此产生的种种幻想,是大脑虚构的贝壳,能够抵挡一时的侵袭;等到必须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被时间的浪潮冲至新大陆,而新大陆的发现对印第安人来说不是个好兆头。所以,在这里对着大地喊–不必喊,大地都能够听到–“要珍惜现在”。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将头抬起来的勇气?

是从MZ来到同一个世界开始。

熟悉我的人可能会感觉到诧异,自我感觉也是。一次次将手机的屏幕按亮,不是因为信息声的来到,而是要多看一眼桌面上的他。我需要我对他的关注,我需要我低下头看着他一点点长大,我需要尽快在他的时间来占有更多的分量,地理坐标的差异导致了对桌面发呆,乌云却将屏幕遮挡。

汗渍干了,该去洗澡了,然后喝杯豆奶,接着整理下课程材料,最后躲进梦乡里。

用时28分钟。

我们都不需要那旋钮。

One Thought on “二零一三年第一记 – Jan 16, 2013

  1. 28分钟 一砍出很用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ost Navigation